主页 > 娱乐八卦 >

今日头条、特朗普与娱乐至死:腾讯分分彩

编辑:凯恩/2018-11-19 20:07

  最近特朗普又火了。一方面是“通俄门”调查的进展,另一方面也有他推动税改取得阶段成果、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等热点事件有关系。不过,抛开这些表面现象,我今天更想通过特朗普这个人,观察这个时代的变化。

  特朗普自称不看书,而是通过电视来吸收信息,这是众多主流媒体嘲笑他时常抓的梗,但这恰恰是特朗普了解最多数的老百姓的思维模式与内容的原因。电视,包括网络、社交媒体、短视频等等,为了吸引人,它们传播的内容一定是“短平快”的,观点必须鲜明,或者叫——偏激,甚至具有煽动性。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说道,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在2016年特朗普当选后,社交媒体受到了希拉里和特朗普双方的指责,认为其上的“假新闻”误导了选民,之后甚至产生了“通俄门”调查。但实际上,难道这不是社交媒体的特点决定的吗?大众难道不是只会去关注、传播符合自己价值观的言论吗?之所以表现出社会阶层的“撕裂”,既有贫富分化的客观原因,也有现代信息技术的传播方式的影响。

  社交媒体能让人瞬间进入“舒适区”,只听自己想听的,只和自己想与之相处的人聚在一起。在这个意义上,虽然电视、广播,甚至报纸、杂志和书籍也有将人区分开的功能,但网络社交媒体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功能:即时反馈。这就像电子版的“回音壁”,你所接受的信息,虽然出自别人之口,但其实都只是你发出声音的“回声”,都是你内心价值观的显现。

  而且这个过程会不断进行“正反馈”和“裂变”。你发出一个信息,在他人回应你的同时,他也被“激发”起来,将这个信息继续传递下去,一传十十传百,直到覆盖整个和你有共鸣基础的人群。

  尤其是在智能算法的加持下,系统还会自动将你不喜欢的内容过滤掉,只推送给你能够“迎合”你胃口的信息。这种问题在今日头条的产品中表现得尤其明显。它给人的感觉就是“想吃冰,下雹子”,看了这种观点的新闻,它自动喂给你类似的消息,一条接一条,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经常有人一刷就几个小时过去了而不自知。

  但问题也同样明显,一条到晚吃冰,必然吃坏肚子。但吃坏肚子你是有感觉的,停下来休息一下,不吃药也会好。但如果你是自己给自己“洗脑”,那你是在不知不觉当中进行的。你并不会有“吃坏肚子”的感觉,自然也不会停下来,反而是觉得这个过程很快乐,“啊,找到知己了”的感觉。其结果,自然是你的知识结构越来越僵化,观点越来越偏激,而且听不进不同意见。严重一点的甚至到了不能理性讨论,只能情绪宣泄的程度。

  特朗普就是这个过程的完美例子。既然不能改变老百姓的审美,那么索性就去迎合,与底层民粹主义融为一体。他通过电视和社交媒体吸收美国底层民众的声音,放大之后传递出去,激发更多反响,再把这些反馈吸收过来,进入下一轮的循环。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视野会缩小,观点会偏激,思想会僵化。赞同我的就是好人,反对我的就是坏人,理所当然地,不利于我的就是“假新闻”,而我说出来的,即使与事实不符,也是“另类事实”。

  有人说,特朗普是“反智”的,不过在我看来,这种观点是一种误解。应该说,人类会进化得越来越智能,这本身就是一种误解,进化虽然有方向,但并非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认为人会自动朝着越来越理性的方向进化,这只是满足部分知识分子自大审美观的幻觉。

  理性思考要消耗精力,这本身是违反“动物性”的,或者说是“反人性”的,追求认知的低能耗才是常态。对占绝大多数比例的普通大众而言,如果人群中有人跳出来斩钉截铁地宣扬一种貌似合理的说法,那么他就会成为意见领袖。多数人做的,只是在不同的意见领袖之间,找一个能让他自己感到最舒服的观点,然后站队。古斯塔夫・勒庞的《乌合之众》很好地阐述了这点。腾讯分分彩

  借助网络的力量,我们现在能以最轻松舒适的姿势做到这一点。只需轻点手机屏幕,我们就可以获取、点赞、转发符合我们自身价值观的信息。我们本来就会寻找有同样观点的伙伴抱团,社交媒体和智能推荐系统又进一步加速了这个过程。

  不过,凤凰快乐十分,这种状况是危险的。我们的视野会缩小,观点会偏激,思想会僵化。 乔治·奥威尔在《一九八四年》担忧人们将会遭受外来压迫的奴役,失去自由,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则在《美丽新世界》中表达了另外一种忧虑: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

  最终更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预言: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