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八卦 >

娱乐至死?

编辑:凯恩/2018-09-26 12:07

  那些批判“过度娱乐”的影视剧

  媒体文化研究者尼尔·波兹曼在他那本著名的《娱乐至死》中写道,“一切文化内容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国内的电视专家李幸也认为,电视节目过度娱乐化危害极大,“过度娱乐降低了大众的品位和审美情趣。”李幸指出,一些电视台眼睛只盯着收视率,不顾节目内容的质量,不管其带来的社会负面影响,甚至背离社会道德,一味迎合部分受众的低层次需求,导致节目质量下滑,媒体公信力、权威性受到极大损害。

  “重口味”“无节操”“没下限”已经成为许多娱乐节目的发展方向,虽然以上提及的影视剧作品情节是虚构的,但却真实反映了一些节目的现状,值得我们去反思。《楚门的世界》和《饥饿游戏》讲述的都是真人秀节目的故事。现实生活中真人秀节目向观众宣扬它们的“真实可信”“贴近生活”等正面特点。但仔细思考,我们看到的都是积极的正能量吗?比如综艺荧屏上选手退赛、评委吵架等戏码屡见不鲜。

  释小龙助理溺水身亡事件的发生,让浙江卫视《中国星跳跃》这档明星跳水节目蒙上了一层阴影,之前节目停播整顿2周,有业内人士称其“前途未卜”。昨天,记者了解到《中国星跳跃》正式“复出”,明天晚上8点20分第三场比拼正式在浙江卫视“开打”。

  有人说:“为什么这么多低俗娱乐节目的出现,那是因为观众们喜欢看,所以电视台就制作。许多节目虽然骂声一片,但收视率却红红火火。”这样的说法其实并没有错,电视行业就如商业市场一样,有求才有供。一则保护野生动物的广告词叫“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套用在电视荧屏上,那就是“没有观看,就没有低俗节目。”如果我们没有人为那些低俗的笑声和刺激感埋单,那么低俗节目终将会走投无路。观众和制作单位一样,需要勇敢对低俗综艺说NO。

  《黑镜子》

  而对于娱乐节目的“底线”在哪里,李幸则认为,这种“底线”多半是一凤凰彩票(fh03.cc)种感觉,或者说是一种道德标准,并没有特别清晰的界定。“比如说 低俗 ,就很难有一个界定,因此有些节目不时会打 擦边球 。”李幸认为,电视节目大多是靠行业的习惯去把握所谓的“尺度”,太感性了。他建议,由专家和观众代表组成一个“听证会”,对于节目的尺度进行把握。

  记者盘点了下,尺度大的综艺节目还真不少。去年湖南卫视的《芒果大直播》,嘉宾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和专业设备的情况下,赤脚在一根扁绳上成功跨越两座山峰!云南卫视推出的军旅纪实节目《士兵突击》里展现的“跳粪坑、喷高压冷水”等魔鬼式训练被质疑是“虐待”。浙江卫视的《心跳阿根廷》中,竟还有选手因害怕在游戏中禁受不住刺激,在录节目前给家人写了遗书。

  再比如《饥饿游戏》把真人秀的运营模式剖析得淋漓尽致:选手们需要去拉拢赞助商和观众以获得支持。这就直接把一批大尺度娱乐节目的真面目给揭了出来:为了博取收视率。为了博眼球而用一些不良手段来笼络观众的猎奇心则成为众多综艺节目的求胜法宝。观众对于节目是具有主动选择权的,有时候却被一些低俗元素套牢,成为收视率的中的一个数字。

  专家说法

  直到释小龙18岁的助理在节目录制现场溺水身亡,该档节目被停播整顿2周,有业内人士透露“某档跳水节目可能不会回来了”。针对节目的争议声就此达到了顶点。反应最为激烈的当属明星黄秋生,向来敢于“放炮”的他在微博公开发出批评:“跳水节目终于出事,玩命节目,他们不想清楚吗?”并不无讽刺地调侃:“建议叫明星去跳楼,看谁命大,收视更佳。”

  《饥饿游戏》

  在国外,这类节目也很多。日本综艺节目则在“性”上大做文章。比如在男主持和女嘉宾正常聊天的时候,突然扒光男主持的衣服。观众们看到女嘉宾受惊尖叫的场景哄堂大笑。除此之外,超模现场换衣、比基尼美女被摸、男主持公然解女嘉宾内衣等都经常出现在日本综艺节目中。

  事件回顾

  选秀节目上唱歌却成艳星

  国内外那些大尺度的娱乐节目

  这档从荷兰引进的明星跳水节目,自打开播那天起就话题不断。首期节目中,64岁高龄的牛群勇敢地从十米台跳下去,这么大年纪还要“搏命作秀”,这让很多观众看着心酸不已。另一个争议焦点是模特周韦彤“夹紧跳”,性感出场的周韦彤在跳水时,镜头捕捉到她的泳衣险些脱落的画面,让不少网友直呼“挑战底线”。

  大开眼界

  杀戮游戏 24个活一个

  见习记者 陆一夫

  记者手记

  《楚门的世界》

  剧情:楚门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一座叫桃源岛的小城,实际上这是一座巨大的摄影棚。楚门看上去过着与常人相同的生活,但他却不知道每一秒钟都有上千部摄像机在对着他,每时每刻全世界都在注视着他,更不知道身边包括妻子和朋友在内的所有人都是真人秀的演员。

  剧情:在未来,人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在自行车架上骑车赚取生存的点数。男主角拿出自己的全部点数帮女主角买一张选秀节目的入场券,想帮她实现唱歌的梦想。但女主角在海量的虚拟观众面前迷茫了,在评委的威逼利诱下背离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了艳星。

  现实生活中,许多影视作品里已经把这种娱乐至死的可能性展现给大家。

  剧情:北美洲的新国家施惠国为了镇压第13区的反抗,他们决定从其他12个区里每年挑选出2名少儿来参加一个叫做《饥饿游戏》的电视节目。

  危险“警告”

  对低俗综艺勇敢说NO

  在这个游戏中,24个人必须互相残杀,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出来。

  主角被世界围观却不知情

  过度娱乐伤害观众品位

  现代快报记者 孙璐

  《中国星跳跃》引发争议

  之前《中国星跳跃》延播整顿,网友们对它的“娱乐尺度”也产生不小的质疑——拿“高危人群”煽情、让女模特挑战底线等等,香港影星黄秋生更是公开向节目开凤凰娱乐(fh03.cc)炮:“建议叫明星去跳楼,看谁命大,收视更佳。”很多人不禁发问,难道真的要娱乐至死吗?综艺节目的底线又到底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