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绿妈游戏[序-02]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绿妈游戏[序-02]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20-3-4 08:26 编辑 「昨天晚上偷鸡去了?」尹阿姨半倾着身子,脸快凑到了我脸上,直直的的看着我一双被黑眼圈包围的眼睛。  尹阿姨靓丽的脸庞和俏皮地神色让我头皮发麻,眼神对上的瞬间,搞得我有点不好意思,下意思往后退了一步,「你踩我脚啦,讨厌。」说话的是尹阿姨的女儿,我的青梅竹马梁若诗。  我连忙回头向她道歉,然后回头向尹阿姨解释说:「我这不是高三吗,睡觉的时间根本不够啊。」  这时我的妈妈在一旁说,「你哪里有点高三的样子?还好意思在别人面前诉苦。」  这就是我严格的妈妈李郁君,我的班主任,她作为一名严谨的数学老师,有时候显得那麽不近人情,丝毫不给我留点面子,就喜欢拆我台。  我叫易斌,家里的独子,今年上高三,成绩不怎麽样,最大的爱好是读侦探小说,癡迷于其中令人拍案叫绝的诡计不可自拔,我专门有本笔记本记录我见到过的所有的诡计,梦想是有一天成为一名侦探小说作家。这个梦想我只对梁若诗说过,也只有她能理解我,至少从表现上是这样的。我们从小是邻居,关系好的不得了,小时候最喜欢屁颠屁颠跟在我后面跑,说起来好怀念,那个时候的梁若诗可爱的像动画里走出来的小萝莉,一口一个「哥哥」跟在我后面跑,萌的我心都快化了,她因为比我小一岁,吵着硬是跳级跟我读了一个班。当然,她现在也是学校里女神级的人物,长得好看又聪明,谁都喜欢她。只是女大十八变,对我称呼就不再是甜腻的「哥哥」了,「笨蛋,傻子」我还可以安慰自己说是这是昵称,亲近的表现,但逼急了梁若诗也会直就叫我傻逼,哥哥的形象蕩然无存。尹阿姨其实挺喜欢我的,她是个护士,我割包皮的手术她当时就在场,一度让我两个星期不敢正眼瞧她。尹阿姨总是给人一种童心未泯的感觉,总喜欢捉弄我和梁若诗,我没少吃苦头。只是尹阿姨长得太好看了,即使吃了亏,我心里也乐得开心。  今天是周五,我们四人像平常一样在公交站台等公交车,最先来的是去学校的67路,我们三人向尹阿姨告别后上了车,早上人很多,我们只能站着。梁若诗在后面捅我腰,问我:「昨天是不是又看侦探小说去了?」  梁若诗在我的耳濡目染下,对侦探小说也很有兴趣,我们周末经常是一起坐在沙发上她捧着薯片我拿着可乐一起看日本侦探剧度过的。  我压低声音对她说:「我昨天把《上锁的房间》看完了。」  《上锁的房间》是日本贵誌佑介创作的一本以密室为主题的推理小说,在现代,密室的写作已经是黔驴技穷,这本小说以传统本格推理的方式,施展精妙的诡计令我很快就沈迷进去。  梁若诗说:「快给我讲讲『歪斜的箱子』那章到底怎麽回事?」她是个真正的好学生,没有时间看这些,于是都是我看完后给她讲述。我当然也是乐此不疲,说:「那个手法你一定想不到……」  我声音不由地大了起来,妈妈狠狠地敲了一下我的头,「你们在说什麽呢?我也来听听。」  我捂着头痛呼。梁若诗吐了吐舌头,下意识藏到我身后,她也很怕我妈妈,虽然我妈妈对她疼的不得了。  我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一路到了学校,妈妈去了办公室,我和梁若诗去了教室。  坐到位置上的那一刻,看着黑板角落那个「79」的数字。我知道,高三千变一律的生活倒数第79次循环正式开始了。  梁若诗坐得离我很远,我的同桌是个猥琐的胖子,名叫杜远,我们一般都叫他杜胖。杜胖凭一己之力硬是培养起了我的第二爱好,那就是上黄网,看色文。第一节课还没开始,他就对我露出淫蕩的笑容,对我说:「我昨天发现了一个非常牛逼的网站,简直就是一个新世界。」然后他贴着我耳朵对我说:「名字叫『绿妈游戏』。」  这就扯到我们平时最爱看的绿妈文了,绿妈文是个很有意思的类型,我既不带入绿主,也不代入苦主,我就像看侦探小说一样,从第三者的角度看一个贞淑的熟妇堕落。而绿妈文里妈妈堕落的过程像极了侦探小说里的诡计一样,有时候会令我不禁发出赞叹,作者真他妈有才。只是没有笔记记下来就是了,毕竟我不是以绿妈文作者为梦想,笑。  一开始我觉得不可能有人真喜欢自己妈妈被绿吧,但杜远让我刷新了世界观,即使他出于不好意思一直极力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但我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比如,我看绿妈文只喜欢看妈妈慢慢堕落的,而他就不挑了。又比如我还会看人妻堕落的,但他基本只看绿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母子文只要有堕落的戏码我也会看,而他就绝不会碰了。我没见过她妈妈,只知道她是一个警察,想来应该也是长得很漂亮的。  杜远这时又对我说:「绝对的新世界!」  我点了点头,说:「一会中午看看。」上课的时间我可不敢。  第一节课就是妈妈的数学课,妈妈今天穿了一件灰色小西装,里面的白衬衫被一对娇乳撑得非常饱满,裙摆下面是一双肉色的丝袜。妈妈的靓丽和她性格是一种剧烈的反差,我一直以为这完全是因为爱美的尹阿姨影响的,身边一直有一个打扮时尚的闺蜜,作为身体资本一点都不逊色的妈妈自然就有了攀比的心理。不然,我觉得妈妈一定会是一个死板的古董。  妈妈讲课很认真,尤其是对我重点关照,我一点都不敢走神,加上我一惯优秀的逻辑推理能力,所以所有的科目中,我的数学是在班里的一线水平,也仅仅只有数学。  课中妈妈讲到一道数列题,题目是「若a 、b 、c 成等差数列,且a +1 、b 、c 与a 、b 、c +2 都成等比数列,求b 的值」,妈妈沈吟了一下,扫了一遍讲台下,意外的叫了一声「梁若诗,你起来」。  梁若诗顿了一下才站了起来,然后跟妈妈大眼瞪小眼。  我们班所有人都惊呆了。妈妈也不说话,梁若诗显然是走神了,根本不知道妈妈叫她起来干什麽。诗诗面皮本来就薄,一时涨红了脸,她同桌赶紧扯她衣袖,小声提醒她。  梁若诗这才反应过来,看了一遍自己的习题集上的题目,不愧是尖子生,只看了两眼,就快速地回答:「设a 、b 、c 分别为b -d 、b 、b +d ,由……可构建一个方程组……」解题思路非常清晰明了,最令人佩服的是她的速度。  妈妈点了点头,说:「下次专心点,不能因为都掌握了就开小差。」  说完莫名其妙地恶狠狠瞪了我一眼,搞得我差点当场尿了出来,好像诗诗开小差是我的锅一样。虽然妈妈一直责备我,害怕我带坏梁若诗,但我真的没有,我喜欢诗诗,我不想她因为我而怎麽样怎麽样。  那边诗诗坐下去后抹了抹脸上的红晕,正襟危坐地开始听起课来,而我憋了一肚子气。  下了课,妈妈径直走到诗诗的座位上,问她:「是哪里不舒服吗?」对于从来没开过小差的梁若诗,妈妈特别关心。  梁若诗连忙摇头,还小声说了声「对不起。」  妈妈也没有责备她,只是拍了拍她的肩,露出没关系的神色。  这时梁若诗收拾课本,準备拿出下节课的教科书来,课桌里跟着划出一个白色的信封。信封的封口贴了一个爱心,活脱了一封情书。  梁若诗吓得噤若寒蝉,不敢去捡掉在地上的情书。妈妈脸色一变,黑着脸弯腰就去捡。  梁若诗收到情书不是第一回了,但我知道她从来也没有回複过,所以我很冷静淡定,只是为她担忧,毕竟妈妈和尹阿姨从来不知道有这种事,我怕妈妈和尹阿姨责备她。  妈妈弯腰下去的剎那,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信封上。忽然我发现旁边的杜胖拿出了手机,我吃惊地看向他的脸,脸上赘肉横堆,嘴唇咧得老开,是极其猥琐的癡汉笑,我顺着他手机摄像头对準的方向看过去,一管鼻血差点喷了出来。  我妈因为弯腰的关系,本来就紧巴的套裙紧紧地包裹住了浑圆丰满的臀部,一个完美的桃形就这样在展现在我面前。肉色的丝袜向臀缝蔓延,经过那微微撩起的下摆,奔向那一往无际又令人神往的大腿深处,我可耻的硬了。  回过神来的我,连忙伸手打翻了杜胖手里的手机,我靠,居然偷拍我妈。杜胖连忙沖我道歉。  妈妈听到手机落地的声音,捡起信来回头看了一眼,杜胖与妈妈的眼神正好对上,杜胖瞬间整个人就跟失了神一样,一屁股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妈妈看了看手里的信封,一旁的梁若诗赶紧解释:「李老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信哪来的。」  妈妈看着梁若诗焦急的脸不像在说谎,她也一向信任她看着长大的乖乖女,就说了一句:「这信我收走了。」然后转身走出了教室。  梁若诗趴在桌子上哭,我从杜胖身体上踩了过去,来到她身边,戳了戳她肩,小声叫她:「诗诗……」她一般不让我在学校里这样叫她。  她没有理我,我站在一旁不知道该怎麽安慰她。诗诗真的一直都是一个脆弱的女孩子呢。  第二节课打铃后,我不得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杜胖冷不丁给我来了一句:「易斌,我好像恋爱了。」  我日!我说:「你要是敢意淫我妈,我打死你。」  然后一直到了中午,我特意拉着梁若诗跟我一起去食堂吃饭,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别人说我们閑话了。其实我们两的事也算是路人皆知,只是都没人捅破这张纸,也没人拿着个开我们玩笑,尹阿姨还好说,我妈那性格,这种事真不是闹着玩的。  梁若诗只打了一个素菜,我说:「诗诗,减肥也不是这样减的吧?」  梁若诗白了我一眼,没说话。我赶忙把自己盘里的青椒炒肉往她盘里赶了一半,「这叫荣辱与共。」  梁若诗突然问:「李老师一定会告诉我妈妈的吧?」  「我猜是的,不过也没关系的。这又不是你的错,尹阿姨一向开明的很。」我脑海里又不禁闪过她给我割包皮的情形。  见她又不说话了,我又说:「谁让我们家诗诗长得这麽漂亮呢?」  「谁是你们家的了?不要脸。」  「还说不是,谁小时候跑到我家里来跟我妈说晚上要跟哥哥睡的?」我本来就想开个玩笑,没想到诗诗筷子餐盘上一摆,「不吃了。」端着盘子就走人。  我吓得赶忙跟过去,这是哪出啊?  以前我跟诗诗不是没吵过架,诗诗的脾气一直难以琢磨,小性子特别多。我一直以为这是美女的通病,这麽多年都过来了。这回又不知道扯到了她哪根神经。我不敢劝她,也劝不动,只能跟着她离开了食堂。  我就跟在她身边走着,她不说话我也不说,走了一段我实在忍不住了,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梁若诗,情书你也不是收到第一回了,至于吗?」  她没回答我,我又说:「上课偶尔开次小差,至于吗?梁若诗,你看着我,我现在很认真,很认真。」  梁若诗突然说:「都不是。」  我楞了一下,「那是因为什麽?」  梁若诗结巴的说:「我说……不出口……」  我就纳闷了,「什麽事啊?」  「女生的事你问那麽多干嘛?真是讨厌。」梁若诗说完就加快了步伐往教室走去。  我跟着她一路回到教室,现在的我算是被她搞得一肚子闷气。回到教室,百无聊赖,杜胖又一次向我推荐那个网站,我于是就拿出手机输入了网址打开了。  开头是一个类似询问你是否年满十八的页面,不过它这个有点不一样,「绿妈游戏」四个大字下面是一行小字,「请输入你的身份,务必按真实情况选择。」  下面是三个选项:A.绿妈者。以淫尽天下他人之妈为己任。  B.绿妈癖。献出亲生母亲是他们幸福的开端。  C.熟妇控。他们只是单纯的喜欢人妻熟妇。  我指着屏幕问杜胖:「这是什麽吊东西?你选的什麽?」  杜胖掩饰着说:「就随便选选咯。」  「切。」我在熟妇控那一栏打了个勾,说:「你选的B 吧?」  杜胖涨红了脸,「你全家都选的B !」  正式进入页面后,突然弹出了一个弹窗,「恭喜你成为第1000名用户,搭上这个游戏的末班车,绿妈游戏正式开始!」  什麽意思?我没有思考太多,关掉弹窗后,里面是一排排的视频,在教室我可不敢点开,我问杜胖:「又是那种偷拍视频吗?」  杜胖摇了摇头,说:「比那牛逼多了。」  「就1000个用户,能牛逼到哪去?」  杜胖神秘地跟我说:「我说来你可能不信,这个网站有点邪乎。」他说「邪乎」两个字的时候,表情露出了惊恐,妈的,居然把我吓到了。  我收起了手机,在教室里我可不敢看,于是开始午休。  下午是比较沈闷地物理课和化学课,我整个人脑子都快懵了。  周五的晚上没有晚自习,周六是我们难得的一天休息时间。妈妈要开教师职工例会,我和梁若诗坐公交车回家,她心情好了很多,一路上我给她讲完了《上锁的房间》的最后两章。  晚上呆在家里,妈妈还没有回来,我就无心複习,给诗诗发了条微信,「我妈有跟阿姨说上午的事吗?」  「说了,我妈刚盘问完我。[ 可怜] 」  「阿姨没说什麽吧。」  「嗯。」  「那就好,早点休息。」  「你也是,别又看小说了。」  我閑着无聊,找来耳机带上,打开了那个「绿妈游戏」的网站,网站的UI是以黑色为基调,风格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我随手打开了一个视频,视频里是一个四十岁的大妈,风韵犹存什麽的根本不存在,赘肉横生,一个中年男人在她身上耸动,毫无美感。我又跟着点开好几个,女主是在太寒碜了。  根本看不下去,想来只有杜胖那种人能受的了。           我又打开了一个标签是学生  于是我耐着性子看了下来,马上我明白杜胖说得邪乎了。  之前是因为女主太丑我没仔细看,现在我没有了一点情欲,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摄影机是怎麽拍的?  大家看国产视频都知道,视频一般都是固定角度偷拍,或者有很明显的手持感。而这视频不一样,里面的两个人就像A 片主角一样,完全不知道摄像机的存在。这台摄像机就像鬼魅一样,在两个人周遭稳定地移动,没有一丝抖动。当两人男上女下时,摄像机先是从左侧拍,一会又慢慢地饶了一个半圈,到了右侧。女上男下时,摄像头又来到了学生的头上,正面对着女老师。我看了一下进度条,足足有一个小时,他们20分钟完事,后面的40分钟都是他们两个人躺在床上说情话,而摄像机就在半空中对着他们拍。他们嘴里要不是操着地道的普通话,我绝对怀疑这是未剪辑过的A 片,还他妈是一个长镜头拍的。但这不是,那麽如何解释这个镜头?  我不知不觉出了一身冷汗,这时妈妈回到家里,我连忙放下手机,坐到书桌前假装学习。  妈妈果然来了我的房间,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妈妈问我:「要吃宵夜吗?」  「不用了。」  妈妈走到我,看着我打开的那页习题集空白一片,一眼就发现了我在装模作样,换平常她一定要骂我了,这回她只是叹了口气,说:「易斌啊,你说你的成绩,叫诗诗怎麽瞧得起你呢?」  妈妈冷不丁这样来一句,让我整个人说不出话来。  「妈妈知道你喜欢诗诗,以前只是我不说,你尹阿姨也不说,都知道诗诗脸皮薄,其实我们还想着等你们上大学了出面撮合你们。只是你这样,我都不知道你配不配得上诗诗。」  我不敢看妈妈,心里乱成一团。  妈妈拍了拍我的头,「你也不是个孩子了,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掌舵。」  说完她走出了房间。妈妈骂过我不知道多少回了,我都麻木了,唯独这回,妈的,居然想哭。想着眼泪就掉了下来,沾湿了习题本。  我匆匆洗了个脸刷了牙,回到床上準备睡觉。看着手机想给诗诗发条微信,犹豫了半天又不知道说什麽好。  最后再一次打开了那个「绿妈游戏」。  又打开了一个新的视频,还是找了个以学生我的手不停地在下体上下抖动着,视频里学生和老师也渐入高潮,学生把老师从床上拉了起来让她手撑着衣柜,他从背后进入。  摄像头跟着转了一个圈,就在这时,摄像头拍到了衣柜旁边的落地镜,镜头正正地对上了落地镜,而那面镜子里却什麽都没有!  这个摄像头是隐形的,或者说……它根本不存在。  我吓得小弟弟瞬间软了过去,我把手机一扔,躺在床上看着漆黑的天花板直喘气。  怎麽回事?  空气突然可怕的安静,我甚至能听到客厅钟摆摆动的声音,忽然,我听到钟摆「叮」地一声,到12点整了!  一阵猛烈的睡意突然袭来,我沈沈地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发现我坐在了一个椅子上,头顶亮起了一盏灯,我低头一看,发现我穿好了平时的校服。怎麽回事?  我又打量四周,这是一个密闭的空间,约一到两平,前面有一方屏幕,屏幕下一个话筒从铁臂上伸直了出来,左右两边是两个小喇叭。  我的手可以自由活动,我正準备去触摸前面的铁壁,突然哢擦一声,铁壁开出了一间窗户,外面亮着艳丽的灯光,五个女人双手被绑着铁链翘了臀部被围成了一圈,她们都眼戴黑色布罩,口中含有口塞球,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而我一眼就认出了在我前面背对着我的那个女人,她穿着灰色小西装,一双肉色的丝袜,我的妈妈李郁君。  忽然响起一阵「哢嚓」声,其它四个铁箱的前窗被纷纷打开,梁若诗那受到惊吓的脸庞赫然出现在我右手第二个位子。  我大声叫了一声:「诗诗。」  梁若诗也发现了我,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不停地朝我说着什麽,像是在求助,但我只看到她嘴唇蠕动,却听不到她的声音。  原来这个铁箱是隔音的!  梁若诗在这,那她前面的女人?我马上看了过去,那是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人,虽然同样是跪趴着的姿势令我看不清脸,但从我的角度已经能看到她完整的侧面,她就是尹阿姨!  忽然女人们的头顶亮了起来,一个吊垂下来的斗型屏有三块面对不同方向的屏幕,亮起了同一个画面,一个头戴狐貍面具的男人出现在屏幕上,同时响起了他的低沈的声音,「欢迎大家参加绿妈游戏!我是举办这场游戏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