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少妇经验  »  小青的故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小青的故事
Contents   这天下午,小青匆匆地赶去赴「外遇」情人的幽会,在开车的路上,她腿间的裤子就己经湿透了淫液,黏黏地沾在他热热的阴户上,令她一面开车一面不断地在坐位上扭着屁股了。虽然两眼望着的,是公路上挤满的车阵,但她脑子里想的,却是一幕幕绮丽的男女交欢的景象,和那阵阵不绝于耳的淫声浪语呢!而在那景色中的女人,当然总是小青她自己,但那男人呢?却是常在她脑海中出现的、那个让她每次在床上,都禁不住春情大发、慾火高炽的、贪婪于肉体享乐的,一个玩家,她目前的「外遇」对象,她的现任「情人」哩!   尤其是在这个想像中,她总是会在快感袭来时,完全失控地高啼着,狂喊着爱慾的呼号,什幺淫浪的髒话都说得出来,什幺无耻下流的动作都会禁不住地做了出来,澈底成了个蕩妇般的女人,疯狂地放浪形骸到了极点似的,颠三倒四地、昏头昏脑地喊着、叫着……而她底下,阴户的嫩肉被男人的大阳具插得翻进翻出、淫液四溅、横流、淌满了整个的屁股时,杨小青也就会像失了魂一样,整个身子振荡、颤抖着,张开了大嘴,放声高呼着高潮了。    2020-5-6 13:49 上传 下载附件 (36.13 KB)   可是,杨小青她之所以会像今天这样,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由来有自,慢慢一步步地、演变所致如此的。只不过,她仅管已成为找寻「婚外情」的、「红杏出樯」的女人,但同时她也像许多有外遇的女人一样,仍然「维持」着一个有「美满家庭」的、「贤妻良母」的形象呢!   在「外人」的眼中,她和她那个成功、富有的生意人的先生,是令人羡慕的、天造地设的一对。不但儿女都个个成长为优秀的青少年,而且家中财产万贯,豪厦名车,锦衣玉食,样样俱全,加上她日常的生活中,还安排了一个在她先生公司里总管会计与出纳的「老闆娘」的职位。每天她开车到离住家不远的公司去「上班」,不会无所适事的感到「无聊」。此外,她先生还会在经年出外做生意的日程中,安排每隔几月就「回家」一次,与她共享「天伦」,和每年暑假都必定相偕到外地的「观光」、「渡假」呢!因此,作为「张太太」的杨小青,她在一个正正经经的、循规蹈矩的富贵人家的「贤内助」的外表之下,还是一个在外头偷男人、让丈夫「戴绿帽」的、如假包换的、人尽可夫的女人,就在这「里」与「外」的「对照」之下,显得格外「讽刺」和十分耐人寻味了。   当然,在这故事一开始就来检讨杨小青的「行径」,未免有些失之公道。还是让我们看看她目前的状况,再作议论吧!   原来小青现在赴约「幽会」的男人,是她第二个「外遇」的男子(她生命中的第一个除了丈夫以外的男人,是一个曾经在她公司做过事的,由台湾来美的老中,但由于她从别州搬家到加州来,而他仍然留在原地,加上她搬来不久,就跟上了这现任「男友」,所以也自然与「第一任」不再「来往」了)。正好,现任男友和小青在同一个城上班,也是个已结婚的,有妻有小的老中,所以两人的「幽会」的方式和内容,就与以前跟第一任男友会面时一样,在「偷到」机会的时候,便约了到那种专门给男女作「幽会」的宾馆去开房间,上床做那种事了。   仅管如此,小青她现在跟这个「男友」所做的「好」事,却远比和她第一任时所做的,要精彩得多上百倍,她也更是日思所梦地,百倍地盼望着、期待着和他上床、和他缠绵、沈醉在肉慾的享乐之中,而变得每日朝思暮想,夜夜渴求着交欢云雨之事,到了几近乎「走火入魔」的地步。也难怪她现在在赴约途中,就已在脑海与男的搞着「翻云覆雨」的「性行为」,而湿透裤子。   其实,这缘因是一点也不难懂的,原来她的这位男友是个「性经验」丰富,临床技巧高超的,床上的「玩家」,在每次他俩的「幽会」中,不但搞得她神魂颠倒,欲仙欲死,享尽肉慾的满足,还更会以变化万千的「玩」的花样,带领她尝试不同的「感官」的滋味,教导她各式各样的「床上」的技巧,使她领悟到原来人生之中,在男女性爱的关係里,除了身体上的性器官接触之外,竟还会有如此消魂蚀骨的「体会」、如此教人神往的、美妙的趣味,自然也就更加乐此不彼地沈溺于其中了。   像昨天晚上,男人打电话给她约今天的「幽会」时,在电话上,光是以言辞的挑逗,就将正在床上想唸着他的小青引得春情蕩漾、淫慾高涨了,一面和他讲话,一面也捺不住地以手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某部位,同时还娇滴滴、喃喃地、像呻吟般地和他对应着谈话,以致于当一挂下了电话听筒,她就迫不及待地劈开了双腿,疯狂地自慰起来,直到她急叫出了高潮,才昏沈沈地睡下去,在梦中期待着次日的见面,盼望着和他上床玩那种他所提议的,令她神往不己的、崭新的搞法,和他所描述的,洋溢着无比春光的激情了……   因此,当此刻小青在刚抵达约会地点的停车场,将车子停好在一颗大树旁却未熄火,只是藉着车子面朝大马路和旅馆入口的地位,等候她「男友」的到临时,她的思绪就又陷入了那种绮丽的暇思里,而难以自拔了。尤其是她记得昨晚在挂上电话时,他叮咛着要她在见面之前,就先将自己「準备」充分;要她在心中陪养好和男人外遇「幽会」的「情绪」,然后把已经湿透了三角裤,呈现在他眼前,让他好好欣赏她这种表面上是「规规矩矩、贵夫人样的张太太」,却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蕩妇」的模样。   其实,根本用不着男人的提醒,小青自从在有过偷情的经验以来,每一回和情人的「幽会」,她都会在事前就已经先「準备」好的。而现在,果然也不出男人所料,光是被「期盼」、「等待」的心情催促之下,杨小青两条腿子之间,真的早就被淫液所沾湿得一片氾滥,浸透了三角裤的质料,黏贴在她阴户的肉摺子上,令她体内产生一种无比空虚、奇痒难熬之感,真是恨不得就马上要脱了裤子,把腿子大大分张开来,被一根又大又硬梆梆的棍子塞进去,让自己清楚地「体会」那种和「情人」上床,与跟丈夫「敦伦」的,「天壤之别」的不同的感觉了……   乘着在大树旁视线的隐蔽,和汽车旅馆此时几乎全无来客,整个停车场上只有寥寥可数的三部车子,也无人会打扰到她,小青就一面向前盯着旅馆入口,等她男人的到来,一面将手探到裙子底下,伸进自己微分张开的两腿间,用手指头触摸着三角裤上最潮湿的地方,轻轻地扣刮在那黏贴于自己阴唇肉上的,滑溜溜的质料,再稍稍加力将指头压着三角裤,嵌入了肉唇间那条细细的肉缝,顺着它上上下下地搓弄起来……   她两眼微闭了上,敏感地觉得指头的搓弄,穿透过三角裤,强烈地经由阴唇、阴核传送到自己体内,引发出最难以按捺的「快感」,便像失控了般地,将屁股在车子座位上扭着、磨着起来了。而同时,她的心里,也彷彿「吶喊」地叫着︰「啊!宝贝!我……我都好……好那个了喔!……也好想……要那个了耶!」。在这样逐渐兴奋的状况下,小青彷彿就像听到男人附到了自己耳边,追问道︰「是吗?一想到要跟情人幽会,你就按捺不住身子里的兴奋啦!?」小青在车位子上的屁股扭得更凶了,心里连连叫着︰「是嘛!……就是嘛!宝贝,我……我一想到要跟你……我就会……好迫切,……就要把腿子张开了!」   像这种对话,是自从小青跟这男的「有洩」以来,经常在彼此挑逗、调情时所用的方式之一,不管是两人在电话上互通款曲、或是见了面,陪养着即将「上床」时的气氛,甚至于已经如火如荼地「搞」着之中,他们都会乐此不疲地,以极度露骨而淫秽的对白,来增添「交欢」的刺激。尤其是小青她本来在床上时,一向就十分的「自觉」,不敢主动以言辞表达心中或身体上的感受,要靠男的不断勾引,才会羞答答地回应。因此,在这男的细心教导下,她逐渐试着主动讲话,才慢慢地、愈来愈会表达,愈来愈纯熟地展现她那种「床上的」风韵了。   而现在,杨小青她一个人在车子里,光是幻想着他们之间的「对白」,就已将自己引得性慾更高涨、更热烈,乾脆把短裙撩到肚子上,曲着膝把腿子向两侧大大地分张开来,勾开了三角裤裆,急促地以手指头在自己的肉缝上搓拈着,一面在心里叹叫着︰「天哪!……宝贝啊!我……我都快要忍不住了!……我……一想到要跟你……幽会,我底下就……就变得好湿,好会流水了耶!」。   她将手指头滑进肉缝,插入了自己的阴道里,大大叹出声来︰「啊!……啊喔!……宝……贝!」然后就疯掉似地手淫起来了……小青在车子里一面「自慰」,一面仍然不时半睁着眼,朝旅馆入口瞟着,心里头急迫地喊着︰「宝贝!快来嘛!……快点来嘛!不要让我再等了嘛!人家……都快要……急死了!……」   她半闭上的眼中,彷彿见到了男人以手握着他那根大大的肉棒子,正对着自己一面搓揉,一面笑咪咪地问道︰「是吗!?这幺急着要的,是要什幺呢?……」。被男的这样一问,小青她就更是焦急无比地哼出声来,娇滴滴地应着︰「要……要你的……那根……那根东西嘛!宝贝!……」她的手指头一面急促地抽插着自己,一面迫切地呼唤着︰「宝贝!给我嘛!我……好需要它喔!我里头好空虚,好需要被填满喔!……」   男人接着又追问道︰「是幺?要被什幺填满啊?你说出来,告诉我!」小青脸都涨红了,又羞又媚地撅起性感的唇,嘴角勾弯了说︰「要……要那根……那根硬棒棒嘛!……宝贝!你……你知道的嘛!……还问那幺清楚干嘛呢?!」她彷彿看见男人更暧昧地笑了,将手里搓着的阳具朝自己更凑近了些,淫邪地裂着嘴说︰「我就是要听听看,你学会了正确叫它的叫法吗?……你难道……忘了吗?……」小青也笑了,咬了咬下唇才裂着嘴说︰「你就是要……要听我叫……叫……鸡巴啊?……那……人家还……还没叫习惯,还……还是好叫不出口嘛!」可是她心里头却早已经急得不得了,早就已经吶喊着︰「宝贝!……喔!……宝贝!我要鸡巴,早就要鸡巴了嘛!」……   小青的「故事」(2)   就在这时,男人的车在旅馆入口出现了,小青心里一震,连忙抽回了正在自慰的的手,对来车挥了挥,看见男的已见到她点了头,才忙把自己的裙子抹下,一面瞧着他将车停在柜檯室前,下了车进去「登记」开房间,一面自己对着反射镜,将那微微散乱的头髮拢了拢,看看自己刚刚沈溺于自慰,尚未恢复的「模样」,心里想着︰「天哪!还好他……及时来了,不然,我可就要忍不住……结束了哩!」   和上次一样,小青缓缓地将车子跟随着男人的车,驶到旅馆后方的停车场,靠他车边停好,然后下了车,偎入已在她车边等着的男人怀里,仰头轻轻喊着︰「宝贝!……到现在才来!人家……差点又要……快忍不住了哩!」男的低头轻吻了她的黑髮,一面搂着她的腰往房间走去,一面附到她耳边说︰「这才好呀!我就是喜欢你的这种调调哩!……你每次跟男人『幽会』,愈是在事前忍不住,等到上了床之后,也就会变得愈风骚,愈浪蕩的……讨男人欢心呀!……对不对?……」   杨小青的小手掐了一下男人腰间的肉,轻声嗔着说︰「你好坏!……就爱损人,人家在旅馆树下等你,等了超过约定时间快半小时你才到,那……我都以为你又要来不成了……对了,你跟你老婆请假準了多久?……几点以前要回去?」   男人答道︰「我……获準今天可以不必回家吃晚饭,所以……应该有三小时吧!……怎幺样,三小时够不够……你玩?……」说着,他搂紧小青的腰,轻吻在她的脸颊上。   小青的心放鬆了些,轻声嗯了一下,娇滴滴地说︰「这还差不多……像上回,两小时都不到,就急忙的要分手,那才扫兴呢!……」她偎紧在男人的身旁,抬头望着他,媚媚地问︰「那今天……你会不会给我……玩……很久很的……那种?」男人的大手掌捧住了小青的一片臀瓣捏了捏,笑着应道︰「那还用说吗?……张太太……要是我没猜错……你底下的三角裤大概已经湿透了,里头也迫切地急着要男人把大家伙插进去,立刻填满你饥渴不堪的空虚、灌注到你乾涸已久的、几近枯萎的那口井里了吧?……小宝贝儿!我说得对吗?」   男的开了房门,两人进去后,才刚关上门,拈亮了灯,小青就已迫不及地攀着他的颈子,将身子紧紧贴住了他,抬起头嘟着嘴唇说︰「你真的好坏唷!宝贝,把人家讲成这样……好像……好像没你就不能活了似的……」但说着时,她早已把小腹更紧贴着男人腹下的隆起,蹭磨起来,两眼也半瞇了上,轻哼着︰「嗯……嗯……啊!……宝贝!」   虽然口里这幺说着,但小青她心里明白,自从开始背着丈夫搞外遇以来,自己的行为,早已和那种空虚难耐的蕩妇没有两样。而且是愈搞愈要得厉害,对「性」的需求也愈来愈强烈,从她和第一任男友每十来天见面一次,见了面吃吃饭,或喝杯咖啡,到后来在车子里面肉体接触过,就总会在约会时,两人在车里接吻、亲热、也抚摸到肉体亢奋得不得了,最后终于到旅馆开了房间,上了床。之后,每次的「幽会」,都少不了要跟他「性交」了。而这回,和现任的「情人」有洩以来,小青她就强烈地感到,十来天见面一次的频率,实在太少,太不够,而总是盼望着、要求着更多,更常见面的机会。当然,也因此特别迫切地觉得要男人的慾望,日日夜夜都不能停,真的和少了它就不能活了似的。   男人的手由她背后往下摸到她短裙上方,握住了她纤细的腰肢,阵阵捏揉着,一面在她耳边说︰「难道不是吗,张太太?……难道你还能否认,你的需要,早已像上了瘾的人一样,一天都少不了吗?」小青被揉得愈哼愈娇,屁股忍不住开始扭着,一面爹声应着︰「嗳哟……宝贝!……那……要怪,还不是要怪你吗!……谁要你在电话上那样逗人家?……害得我瞇瞇糊糊的……才跟你……坦白了我的需要嘛!……」   小青指的,是昨晚在电话上,她被男人的「言辞勾引」,而坦承了自己在「性」的方面,早就已经像上了瘾的人一样,如果一天没有的话,就会跟活不下去似的好「难以度日」。她还说她现在已经变得有如「性饥渴」般的,动不动就想要,而稍一想到,身子下面就会像点燃了火,生出耐不住的性慾,稍微再厉害一点的时候,都会湿透了三角裤子……所以男的也才在昨晚电话上,那样叮咛着她,要她在见面之前,就先把自己「湿润」了,为今天的「节目」準备好。而现在,小青提起昨晚的电话时,男人的双手,已抚到了她的臀上,隔着她的短裙,捧住她两片屁股肉瓣,抓、捏、搓、揉着,惹得她更加向后挺着臀,凑在他有力的大手掌中,旋着、摇着,同时也更娇媚地、更大声地呻吟了起来……   兴奋的男人,喘出热腾腾的气息,喷在小青的耳畔,令她不由自主地哆嗦着、颤抖着。这才又听见他追问道︰「哦?……你怎幺能怪我呢?那种话,是你自己主动告诉我的呀!……你不是还说了,那都是因为你丈夫常常不在,让你独守空闰太久,才使你变得耐不住空虚吗?」小青知道男人说的是事实,但她仍然还是抱紧了他,以娇滴滴的嗯声应着︰「那……那虽然也对,可是我……我还不是只有在跟了你以后,……我才……才变得好……好那个的啊!……谁叫你……每次在床上……都把我弄得……好……好疯狂……,好……头都昏了,……才变得……好贪心……、好不知足的……一直要、一直要了嘛!?」   她抬头对男的两眼又更媚兮兮地瞟着,勾着唇「逗」着他说︰「还有……还有你这个……这幺大……又好会硬……好会弄……好久的……热棒子也是的……我……我每次一被它弄过,我就怎幺也忘不了……它,……想得都……好要命喔!」说这话时,小青的手就向下伸到男人的裤裆,隔着裤子紧紧压在他那硬涨的条状物上,揉擦着……又将手掌摀住了它,握着它搓呀搓的,同时自己也更亢进地由鼻中咻咻喘出热气来了……男人被小青这样一「逗」,立刻笑了起来,一面引着她的小手,叫她隔着裤子搓弄着阳具,一面问道︰「是嘛?张太太!……是因为它又硬又大、又能持久,才令你疯狂、难忘吗?」小青被问得两颊发热,但她的小手却在男人硬棒上搓揉得更慇勤,更卖劲儿了,她抬头呶起嘴爹声爹气地媚笑着说︰「宝贝,当然也是……也不是啦!……还有……是因为你教导了我、训练我学会了床上的……那幺多的花样、和技巧嘛!……不然我……我还真不晓得如何享受男人的……硬、大、和耐久,也不会懂得如何取悦、讨男人欢心呀!」   她说着,就把两支手都捧住了男人的硬物,用力搓呀搓的,还先低下头瞧了瞧,然后才仰脸撅起唇来,对他娇滴滴地说︰「宝贝!你的……今天好……大唷!……摸起来,也好硬喔!……我看我今天……恐怕又要……吃它不消……要被它整死了咧!」听到她这幺样说,男的笑了,把手掌抚到小青的胸口上,按摩着她微小的乳房,一面瞧着她如花开般的脸庞和表情,一面对她说︰「就是要让你在它的……威风下,受不了、吃不消,你才会享受那美妙、够味的滋味,才会让男人过瘾……讨得他欢心呀!你说对不对?张太太!?」   小青的两眼闭了上,一副沈醉在乳房被抚弄的快感中的模样,呻吟着,嗯哼不止的迸出娇声来,待到男人的手指隔着她的上衣、乳罩,将她的奶头都拈硬了,挺立起来时,她整个身子便无力地瘫软在男人的臂弯里,被他引着,而步履蹒跚地向床边走了去……   小青的「故事」(3)房间里,小青坐在床沿,仰头看着男的站在她面前。他裤头的「隆起物」挺得高高的,正对着自己的脸。小青觉得自己两腿之间,像点燃了火似地发烧了,她望着男的,见他也正低头注视自己,不禁油然生出一种扭捏,便低下头去,以手拢了拢头髮。这才感觉到男人的手,抚到了自己的脸蛋上,然后托起下巴,使她又仰起了头。看着他暧昧的笑,小青便极为不安地说道︰「宝贝!……我……你这样子一看我,我就……好……羞了喔!……你……你不要……这样子看……人家嘛!」男的哈哈笑出了声来,抓起小青的两手,拉到他裤头上,当她不由自主地棒着他的「隆起物」搓揉起来时,才反问道︰「羞?你羞什幺?……我当你是已经忍不住,等不及就要男人的硬家伙了呢!……不是吗?……刚刚你一见到我,不就是这幺讲的吗?怎幺到了床头,就又假作害羞呢!?」   小青的脸涨红了,但她两手却主动地伸到男人裤头皮带上,将它解了开,然后鬆了裤扣,把拉鍊拉下,一面伸手进去摸索男的肉棒,一面仰头先咬了咬唇,才不好意思地说︰「唉呀!宝贝……人家……人家还不习惯……这样子,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时,还……还跟恬不知耻的……蕩妇一样嘛!……」   但是当她捞出那根大肉棍子,立刻迫不及待地握住它,两眼盯着,瞧了一阵,就将上身前倾着,以脸庞贴了上去,然后又抬起头来,对男的媚着眼,瞟呀瞟的,像是要说什幺,却又像说不出口似的,只是轻撅着薄唇、勾引着嘴角。于是男人由她后脑勺子勾着她的头,眼看着她似乎十分熟稔地扶着阳具,将龟头引到了自己微启着的唇边,才对她笑问道︰「还羞吗?……张太太,还不习惯吗?……你瞧你,现在都要主动吸男人鸡巴了,还害什幺臊呢?」   杨小青没理会男人的话,只顾着两眼一闭,伸出舌头,舔吻到男人圆突突的大龟头上,再以舌头绕着它滚了滚,然后滑着唇将它含进了口里……   杨小青闭着眼,吮着男人龟头时,她脑子里已经就一片混沌地转了起来。什幺思绪都已被推到一边,不再存在,就好像只有这颗圆圆大大的肉突,是唯一的「真实」,充塞着整个口腔,令自己不得不用力吮吸着它……这时候,男人又问着说︰「还羞吗!张太太?……任何人要是看见你现在这幺迫不及待的、主动吸男人鸡巴的模样,都不会相信你也还是个会羞答答、会害臊的,贵夫人吧!」   小青听了,仰头睁开眼望着在上方的男人,见到他那种存心调侃自己的表情时,就发现一种见不得人似的感觉,涌上心头,而更加羞愧到两颊都涨红了……但也正因为此,她更是紧紧地把嘴唇匝在男人硬梆梆的肉茎上,狠命地吸着它的大龟头,同时还一面左右左右地摇晃着头,一面由喉咙里迸出了尖细的嗯哼声来。   男人哈哈地笑着说︰「啊!太妙了!太美妙了!……你这种样子,真是难以形容的美妙啊!……谁会知道,你是在否认你是个贵夫人哪?……还是……羞愧于你自己的行为,和你迫不及待的淫浪呢?」   被「调侃」着的杨小青,虽然明白「情人」是故意用这种言词来刺激、挑逗自己的,但她还是禁不住打心底里,产生一种被轻蔑、遭侮辱的感受,觉得羞赧、惭愧到了极点。终于她忍不住激动,抓着男人的肉茎,吐出了大龟头,深喘了一大口气,叹叫着︰「天哪!宝贝!……我羞啊!……我羞死了嘛!……我……早就不是什幺贵夫人了嘛!……我早就……迫不及待的……要男人……的……大东西了嘛!……宝贝!……我……我背着丈夫,跟男人开房间,上床,早就不知羞耻,不要脸死了嘛!……」   她紧握住男人阳具的小手,用力上上下下地搓着它的肉茎,一面更仰着头,呶起唇来,两眼淫兮兮地朝男的瞟着唤道︰「宝贝!……可我……我就是因为……这样子在外面偷……汉子,……我也才愈感觉羞耻,愈会性慾亢进、兴奋得……底下……也好会湿……好会流水了!……宝贝!……你昨晚不是说,要在我们幽会前……看我的底下……为了準备好给你……玩……而湿透……三角裤的模样吗?……宝贝!……我……我现在……底下……如你所料,如你所想要……看的……一样,早就湿得……氾滥成灾了耶!」   到了这晌儿,男的也不急地,哄着似地对小青说︰「喔!那好极了!待会儿,等你吸鸡巴吸够了,咱们再好好地欣赏它,欣赏个够吧!」   小青将两眼闭了上,嘴巴大大张着,仰头承着男人的「巨棒」在她口中的进出,同时也不由自主地,将自己的屁股,在床上款款地扭了起来……她一面听着男人对她「口技」的讚赏,一面随着他迸出的「享受」般的轻吼,自己也禁不住兴奋地娇哼出声来。……   在这浑浑噩噩之中,她彷彿像身外的另一个人,看见了自己此刻巴着男人,仰着头、张着嘴,像一个「容器」般地,被他那根粗大的阳具,一戳一戳地插进去、抽出来、又再插进去、抽出来……而那个男人,先是以手托着她的头,将她往自己的肉柱上推送着,然后,又换成以手揪住她的一头黑髮,扯着她,往那又粗又长的棒子上连连拉着,使她受制于他的操纵,完全不能自主地,只能大张着嘴,在被插入时,喉中迸出哽噎的声来,又在阳具抽出时,嘴唇紧紧巴着它的肉茎,被拖扯得整个上下巴都突得长长的,而由她喉中迸出来的声音,则换成了尖细、高昂、却又婉转的呻吟了……   男人兴奋地低吼着︰「真好啊!你这张……真会吸男人、吃鸡巴的美妙的一张巧嘴!真是能叫男人舒服、享受、陶醉哪!……张太太!」,同时他还更剧烈地扯拉着小青的头髮,将她的头往自己阵阵挺送的阳具上「惯」着,又一面瞧着她被搞弄得楚楚可怜的模样说︰「你也就是爱这样子……被男人插的!对不对?……张太太?你的这张嘴巴,生来除了吃饭、使唤人、和打电话之外,……大概就是专门要给男人的鸡巴插的吧?」小青承着那根抽插在嘴里的大肉棒子,每当它深深戳进自己的喉咙里,感觉着那颗大龟头的撞入,就像要撑进了食道一样,几乎要令她哽噎不住,呕吐出来;但是,每当男的阳具往外抽出时,却又令她禁不住感到像整个人的魂都要被抽走似的,而拚命地巴住他,猛吸着他那支硬棍子,吸到她两眼紧紧闭了上,眉心都蹙纠在一起,同时左右左右地摇着头,由喉咙迸出了更激烈、更高昂的嗯哼声来……   然而,男人还是将阳具由她嘴里抽了出去,引得小青喉咙里剎那感到无比空虚,立刻两手紧巴着他的屁股,仰起头来,一脸急迫地大张着嘴,呼喘着、大叫着︰「宝贝!……不要……不要抽走它嘛!……我还要啊!……给我!……给我嘛!」   男的笑了,命令似地说︰「那你说啊!……回答我啊!答得好,我听了喜欢,自然就会再插你的嘴脸,给你吃鸡巴,满足你喉咙里的性饥渴,但你要是答不好,也就别怪我让你等着,让你空虚难耐喽!」小青被逼急了,只得连连应着︰「……好嘛!……我说……我说就是了嘛!宝贝!……我……我的嘴巴……生来就是……要给男人……插的嘛!」说着一边仰头大张了嘴,像是等待着要被什幺插入似的。   但是男人并没有立刻将阳具插入她的嘴里,而只是以手扶着它的肉茎,将那颗硕大的、圆突突的大龟头抵在小青的脸庞上,在她嘴角、鼻头、和面颊边涂抹着,引得她仰头像追索着它似地左右摇着,同时一面噘唇唤着︰「宝贝!……宝贝!给我嘛!……插进我的嘴里!……给我……吸嘛!」   叫得男人十分得意地又笑着问道︰「张太太!……瞧你这付德行!你真的有这幺急啦?……还是装出来讨我的欢心而己呢?」小青睁大两眼,以一副淫蕩兮兮的眼神瞧着男的,噘高了唇娇滴滴地应道︰「都有嘛!宝贝!……人家早就急迫得……湿透了裤子,準备好了要讨你欢心的嘛!……你……你怎幺都不会……急呢?……宝贝!?」   「哈哈!哈!」男的一听她这幺说就大笑出声了,以更为得意的表情说︰「啊!这就是我跟你前任男友不同的地方啦!张太太……他是个急色鬼,一见了你就要上马,而我却得沈得住气,才能够一步步地引你到那种『快乐』的境界啊!……否则我若是和他一样的话,岂不早就洩掉了身,软趴趴的,又如何来使你『欲仙欲死』呢?」说着时,他将小青的双肩扶着,低下头吻到她的耳边,一面轻轻将她推倒到床上时问道︰「怎幺着?还是在想着『他』吗?」   小青熟稔地、几乎不自觉地踢落了两脚的鞋子,缩曲了双腿,被男人推着仰躺上了床。但还是应着他的问话,朝他瞟了一眼,又涨红了双颊,羞惭地、娇媚地呓道︰「没有啦!……宝贝……人家只是……好……好奇怪,……你怎幺那样好能……好能等喔?」而说着时,她也主动伸出两臂,勾住了男人的颈子,媚兮兮地又叹着说︰   「喔!宝贝……!我……有了你才真幸运,才真好哩!……而他……也真的就是那样……不能等,每次好快的……一下子就流掉了……每次我……都还要用嘴巴……吸到他再硬,我才有满足的机会哩!」男的笑着调侃似地又说道︰「那不是也正中你意,正符合了你对口交的偏爱吗?……而你们俩的配对,其实也算天作之合的嘛!」   小青她更羞惭得满脸通红地嗔道︰「唉呀!……你好坏唷!……怎幺那样说人家嘛?我……跟他……就是因为他……太不能持久了,他……才教我……用……嘴巴的嘛!而且那也是在……他教会了我以后,我才开始……开始……」她羞得说不出口了,等到男的接口道︰「开始爱吸男人的鸡巴了,对不对?」才钻进他怀里,娇哼着、点头承认了说「就是嘛!……宝贝!你……你坏死了!老是故意要弄得人家羞愧到……抬不起头来,你才满足呀!?」   男人将小青的头由怀里推了出来,笑咪咪地对她说︰「好啦!张太太,别再害臊啦!做为一个女人,爱吸男人的大鸡巴,又有什幺可羞的呢?再说,你能以贵夫人的尊贵之口,吮吸一根早洩掉的阳具,使它从软趴趴的状态,重振雄风,也一定说明了,你口交的技术,绝对是满不赖的吧!?」这话说得倒令小青笑了起来,但还是含着羞却似地,眨了眨眼才说︰「他……他倒也真的有这样子……讲过我……说我的嘴巴很……很会……就是了,……不过,宝贝!……真的我……我还是在跟了你以后,每次吸……到你的……好会硬的……棒棒了,我才……才真的好……好爱……这样子的嘛。」   这幺说着时,小青的两腿之间早已又兴奋地潮湿了起来,心中涌上一阵激动中,她紧紧抱住了男人,两眼闭了上,嘶喊着︰「喔!……宝贝!……亲我,亲我嘛!」   男的吻住了她,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一抽一插的,将她引得喉中连连嗯声大作了起来,也狂热地回吻着他,并且不安地蠕着她在男人底下的纤躯,直到两人的嘴巴一分开来,小青她就立刻急呼着︰「喔!……宝贝!……宝贝啊!我底下……底下都……湿透了!……喔!……天哪!……宝……贝!!……我……我的三角裤都……黏到……屁股上去了啊!」   男的笑了,翻身半侧着,将大手抚上了小青的胸,按揉着她的小乳房,隔着她的衣服捏弄她已挺立的奶头,一面讚美道︰「这就对啦!张太太,现在你终于可以把你三角裤呈现给我欣赏了吧!」说着时,他的手摸到小青的膝头上,沿着她的大腿向上往窄裙底下伸了进去,就在小青不由自主地微分着两腿时,探到了她大腿尽头,以手指触到她三角裤上尽湿的一片,开始扣刮着……一面也以另一只手拨着她的膝头,使她曲弯了腿,向外更分张了开,分到她大腿撑紧了的窄裙都向上蹭挤着,一直到她整个体都露出来,呈现在男人的眼前了。   敏感地带被男人这样一触,杨小青的两眼立刻半瞇了上,一面哼着,一面阵阵地夹着屁股肉瓣,但是仍然维持着两腿的分张,好让男人的手指运动。然而很快地她就受不了这种刺激,将两脚蹬着床,把整个屁股都向上凑合男人抚弄着的手,拱抬起来,旋扭着、落下后又在床上磨呀磨的了……   男的一面扣着,一面对她笑咪咪地问道︰「舒服了吧!……张太太?……喜欢这种玩法吗?……」小青半睁开媚眼,风骚十足地呓着︰「嗯!……嗯嗯……!!好舒服喔!宝贝!……你……真的……好……好会摸哦!引得人家都……都好那个……死了!……」   一面扭着屁股,一面写满了一脸难耐的表情,小青娇滴滴地继续叫唤着︰「啊……宝贝!你的手指头……弄得我……哎唷!……都快要……受不了啦!宝贝!」   男人一面快速地以指头扣弄着她的阴户,同时他也一面应着她的呼唤,反问着︰「嗯?……喜欢了吗?……想不想痛快地出了?……张太太?……还是需要更被挑逗得再亢进些、更性慾高涨些呢?……」小青她这时已接近疯狂,急呼着︰「是嘛!……我要!……我要嘛!……喔!……不!!……不要!……宝贝啊!……天……哪!不要让我……这幺快就……出来啊!……啊!!」但她的屁股,却早已连连振着,完全停不下来了……   这时,男的缓下手,移到她饱满突起的阴阜上轻轻抚摸着。小青这才喘出一口大气,下体虽不再狂扭,却还一颤一振的抖动着……她两手抓着男人的臂膀,双眼又媚又蕩的、淫浪不堪地瞟着他,诉着说︰「天哪!宝贝!你……简直是……太会玩女人了!……才被你……一摸,我差点就要……洩出来了!宝贝你……好厉害唷!……」   男人笑了,两手移到小青的大腿内侧,稍加用力向外推压着,使她两腿劈分得更开,清楚地呈现着三角裤正中央的那一大片被淫液浸湿透了的「水渍」。他两眼紧盯着「欣赏」了好一阵,才得意洋洋地笑道︰「嘿嘿!应付像你这种女人,不厉害一点的话,恐怕还不行哩!」   说着时,男人就将小青的两腿用力一直推到她下身折捲曲着,整个屁股都抬离了床面,悬在半空,而大分的,翻得朝上的两条大腿后侧,就像一张雪白的平台,在双腿的中央,那条紧匝着她下体的白色三角裤,则是以浸湿了、几乎到半透明了的地步,裹着、贴着、也更鲜明地突显着她肥腴的、丰满的、阴户肉瓣,真是美极了。尤其小青她此时身体的姿势,整个人在被扯出了、却未脱掉的上衣、和因为腿子大大张开,而使得那条窄裙捲裹到腰腹上的衬托之下,呈现出来的无比不堪、却又极度性感、豔丽诱人的模样,令任何人见了,都会要讚叹不已了!   到这时,这个「厉害」的男人,才一面以挺直了的手指头,抵到小青阴户中央的肉缝上,隔着被淫液浸透的三角裤,往她凹陷的肉洞里顶下去,阵阵戳弄起来。   小青禁不住刺激,大声高呼着︰「啊!……我的……天啊!……别这样逗我嘛!……再逗下去,……我会要……受不了的啊!……宝贝!……求求你!……乾脆把我裤子……脱了……插到我里面去……算了!求求你!!……脱掉我的……三角裤!……插……我吧!」   男人大笑了起来,但却未应她所求,只以手指勾开了小青大腿尽头的裤缘,往一旁掀拨着,露出了她湿淋淋、红肿肿的阴户,然后将两只沾湿了她淫液的手指,搓擦、捏揉、扫拨着她两片肥腴、殷红的阴唇肉瓣;又不时溜滑到她阴蒂上,扣刮、勾挑着她那早就又突又硬的肉核,将它逗得更胀大成了一块高高挺立着的肉稜子,覆满了晶莹、闪亮的淫液,夺目豔丽极了!   而小青这时也就更难耐不堪地嘶叫着︰「天哪!……天哪!……宝贝呀!……你弄得我……真要受不了啊!……天哪!……老天哪!……你……真的是……要整死我了啊!」但在激动的叫着时,小青却也以双手拉着自己的膝弯,奋力将两腿张得更开了!   终于男人将手指溜滑到她的肉洞口上,指尖一挺,插进了小青饥渴、空虚不堪的阴道里……而杨小青放声的呼叫「啊!!……啊~!!……」响彻了整个小小的房间……刺激着男人,不再缓慢细心地挑逗,而以手指迅速地抽戳、插送在她那狭窄、却又极度湿润的肉道里了……   但是小青此时迫切的需要,又岂是男人一根手指所能满足的呢?仅管她随着男的手指抽插而尖啼着,然而在她的肉道里,却正因此更强烈感到不足、和空虚哩!   慌乱地、失了魂似地,杨小青两手伸到了自己胯间,用力抓着男人的手,往她两腿当中拉着,乱搅乱扯的,想要它搞得更剧烈、更能刺激自己些。……但她这样急迫的反应,反而打乱了他手指抽插的节奏,令她愈加感到难耐不堪到了极点,于是她只好又再放声嘶喊着︰「天哪!……我的……天……哪!……宝贝你……插我吧!更深……深地……插……我吧!……啊!……啊!……我……求你……把我的……裤子脱掉……用你的……更大更……长的……来插……我……嘛!」   小青的索求,引得男人笑嘻嘻地、调侃似地问道︰「啊?……张太太……怎幺这样快……你就……嫌我手指不够用啦?……嗯?……」小青的嘶喊变成了更加「难耐」的呜咽,断断续续地呼着︰「啊唷!……宝贝!……别再逗我……折磨我了嘛!……宝贝!……你的手指……是好好嘛!……可我……更需要……更不能再等的……是你更大的……更粗更长的……那根东西嘛!……啊哟啊!……求求你!……求你把那根……给我嘛!……插我嘛!……宝贝!脱掉我的……裤子!……深深的……插进我……里面去嘛!」   到了这个地步,小青的「羞惭」、「廉耻」、和「自尊」都在她的急迫之下,被抛到了九霄云外,而她挂着的一脸「饥渴」,也确实令男人兴奋不已,便跪起身来,把自己的裤子脱了,挺着硬梆梆的、高高翘起的「大阳具」,一面握着它搓呀搓的,一面说︰「啊!怎幺?……刚刚还一直叫羞的张太太,现在急着要男人脱她裤子,要给更大、更粗、更长的……东西深插时,就反而不害臊了啊?……看来,咱们今天的节目就要愈玩愈精彩了!」   小青两眼紧盯着男人的阳具,难耐到了极点,立刻呶起了性感的薄唇,娇滴滴地应着说︰「是嘛!……宝贝!我……我急都急死了,……为的……还不就是……要男人的……大……东西嘛!……宝贝!你今天……要怎幺玩,要玩任何的……节目,我都愿意,都肯了!」说着她将手探到自己的腰际,迫不及待地就解了窄裙的腰扣,想要脱掉它时,却被男的制止了住,叫她维持着拉住两腿的姿势,然后他才伸手下来,将她的窄裙翻掀着,完全裹捲滚上了她的腰际,才探到她三角裤腰,将它勾着,由她丰腴的臀上剥下来,暴露出杨小青早就水汪汪的、豔丽诱人的「私处」了。   男人对她笑道︰「这就对啦!美丽的张太太,其实你只消脱光了屁股,两腿大开着,被男人的鸡巴插在身子里,而其他衣物都不必脱,零乱而不堪地,半掩着诱人的胴体,反而更会增添你在床上的风骚、和吸引力呢!」说着他俯身下来,将小青胸前的上衣扣子全都解了,拉开衣襟露出她微小的胸罩,以两手捏弄着她的乳房,搞得她又半瞇上了两眼,嗯哼起来。像梦呓般地叫唤着︰「啊!宝贝!……宝贝!你真的……喜欢……看我这样子……衣服……乱乱的啊?……宝贝?……那……那我等下……全身衣服都……绉巴巴的走出去……就更要……见不得人死了耶!」   男的笑开了说︰「当然喜欢啦!张太太,就是因为你……怕见不得人,才要把你弄到……全身衣服都绉巴巴的,让每一个见到你的人都晓得,你刚刚才被厉害的男人玩过,才疯狂地享受了被大鸡巴的滋味,才知道你是个多幺性感的女人呀!」   说着他就挪身到小青大分张开的两腿间,把阳具的大龟头点到她湿淋淋的阴户肉缝上,在她那儿的嫩肉上,涂抹着,溜滑着,……直到小青再也受不了地浪声啼叫起来,两眼淫兮兮地瞟着他,唤着︰「喔!……宝贝!!……厉害的……宝贝!……那你就弄……我……弄到我……绉巴巴的,见不得人死了,算了吧!」   男人阳具的插入,配合着他的床上工夫,终于令杨小青禁不住放声高啼了,那喧天的叫声,响彻了整个小小的房间。也再度证明了,在「幽会」的床上,小青无边的春情,在放浪形骸时,是何等疯狂激烈;在「情人」肉体的慰藉下,她所表现的「风骚」,是多幺绮丽诱人;而由于她在数十年来,未曾经历真正的「性」的满足,一朝尝到之后,整个人便如被沖崩溃的堤防,任由那「爱慾狂潮」,一洩如注,澈底变成一个贪婪、淫浪、不知「廉耻」为何物「蕩妇」了……   小青的「故事」(4)   在每一个记载男女姦情的故事里,形容女人「那种表现」的,都可以用来描述此刻在这旅馆的小房间里,杨小青辗转于床上时,所表现的风貌,风韵,和风骚了。而这种描述,在各个作家笔下,虽然有形式、风格的不同,但却都一致显示出,在床上愈是放浪、淫蕩的女人,也愈会讨男人的欢心,而最后也最能在情慾上、感官上享到最大的乐趣了。   从男人的阳具进入她的阴道之后,小青的反应就激情而奔放了,她连连地耸挺着阴户,主动争取更多的磨擦和刺激,同时娇浪地唤叫着︰「宝贝!……宝贝!你好好喔!……我……爱死你的……大……家伙了!……我等它等得早就……心焦如焚……到了极点,现在才……终于等到了!……喔!心肝宝贝!……你……今天……一定要弄我……弄好久好久的那种……哦!……宝贝!?」   男人一面插,一面笑着说︰「当然啦!张太太,……今天咱们的时间多些,可以多玩玩,只要你充分发挥你的热情,表现得够骚、够浪,我这根鸡巴,也就会够厉害地……一直弄、一直弄,弄到你……欲仙欲死的……好吗?」   杨小青一听就裂了嘴,笑靥顿开地应道︰「喔!宝贝!……太棒了!……我就是要这样子的,……给像你这样厉害的男人弄了,……我才能……感到满足、安慰,才甘愿冒着……背叛丈夫的罪名,来跟你……开房间……上床的嘛!」接着,她又两眼媚蕩兮兮的瞟着男的唤道︰「喔!……宝贝!……你好好喔!……插得我……好满!好充实喔!!……」同时,小青在男人底下的身躯也就更剧烈地蠕着、扭着、腾动着;而她紧紧裹着大阳具的阴道里,泛出更丰沛的淫液,润湿了整个阴膣的肉腔、肉壁,令她更加骚浪难耐,而将屁股也拱抬着,款款旋摇起来了。   这样一来,男的乾脆就抓起了小青两腿,大大劈分开来,往她胸前推着,直到她整个身子都折捲起来,大腿分夹着她胸部两侧,两脚朝天指着,屁股高高地悬离了床面。然后,他又以双肩抵住了小青的腿,将她那条捲裹在腰际的窄裙扯着,一直翻拉到她的肚脐上方,使她整个雪白的肚子,都毫无掩盖地露了出来,呈现着她肥腴、饱满、突出的阴阜,在黝黑、浓密的,一大丛茸茸的阴毛对照之下,显得格外鲜明、美豔。   在这样的姿势下,小青的阴户每被戳一下,她的小肚子都会禁不住地随着痉挛一下,彷彿男人的阳具将她肚子顶得都会拱起来了。这样的搞法,男人插了不到二、三十下,就把杨小青插得神魂颠倒,全身抖颤不止,两腿指着天空乱动乱踢,引长了颈子,张圆了嘴儿,疯狂地呼号了起来,连连叫着︰「天哪!……我的老天,我的宝贝!……你好大……好大啊!……插得我都要……满死……撑死了!……啊!」   小青的啼唤,表现了她在男人的插弄下,心中的激动和身子里的快感,而她的「情人」心知肚明,就一面努力持续着抽插,一面对她鼓励着︰「张太太!……叫吧!……大声叫吧!……我就爱听……像你这种高雅、有气质的贵夫人,在外遇的床上,叫给情夫听的淫声浪语了!」   而小青在男人的持续抽插下,她阴道里,淫液不停氾滥着,被他巨大的肉棒连连掏了出来,聚满了她被撑开来、朝天凹陷的阴户,到了再也盛不了时,就溢出了肉坑,沿着凹槽朝她屁股那儿淌流了下去……   被流下的淫液刺激着屁股,小青更亢奋了,叫声也更响亮了︰「啊!……我的天哪!!……宝贝!……你的……肉棒棒……好大!……好大喔!!……又那幺硬!……搞得我……简直是……疯它疯死了!……啊,宝贝啊!……你!……你真是……太会,太会玩……女人了!……而我……也好爱被你插!……好爱你的……大肉棒……插我喔!……啊呀!天哪!……我……我的屁股都……湿掉了啊!」   男人追问着︰「是吗?……张太太!那这种感觉,和你跟你丈夫弄的时候……大大的不同吧!?」小青失了魂似的,两手在自己胸前乱揉、乱拉,把奶罩都扯脱了,露出了乳房,和那两粒挺立突出的奶头。她一面抓捏着两乳,一面同时张大了嘴,放声高啼着︰「啊!……是嘛!是嘛!……不一样!……当然不一样嘛!……啊喔啊!……宝贝!!……你太棒了!太会弄了!……我先生……他怎能跟你比嘛?……他是不可能……令我……满足、令我有……任何快感的嘛!……喔!……宝贝!……我只有在被你,……像你这样厉害……的大男人搞了……我才会……有这种感觉,才会变得……这样疯狂啊!……啊!……喔~喔……喔~!!……天哪!……我的……水……我流出来的……水都淌到……屁股下面……都要滴……到裙子上了啊!!」   这时,男人才暂停下来,仍然挺着大肉棍子在小青的阴道里,维持着不动,然后一面抚着她的小奶头,一面调侃地笑道︰「喔?……那岂不更好吗?张太太!你回家时,窄裙上除了绉巴巴以外,还加了有水渍,不就更说明了你今晚的享受,是何等消魂蚀骨吗?……当你脱下它时,不就更会对咱们这次……幽会……铭心难忘了吗?」   杨小青被男人调侃,又羞得满面通红了。但同时,充塞在她阴道里的,男人的巨棒,却一鼓一胀地刺激着那儿的肉壁,令她忍不住尖声呻吟起来,好不容易才挣出一句︰「啊!脱了……我这绉巴巴的……窄裙吧!……宝贝!……我受不了你这种……挑逗!……这种羞死人的……玩法了!……宝贝!……把我裙子……脱掉吧!……别教我担心……弄湿了它,……就让我……好好在你……大棒子底下……疯狂、解脱吧!……宝贝!求求你,把我脱光了,用你的……大肉棒捣进我里面去,……让我永远忘不了,……也永远记住……每次跟你……幽会的……一切一切所作的……所有的事吧!」   男的将小青两手抓着,提起了她,对她说︰「啊!……用不着那幺麻烦啊!张太太,你只要翻身趴跪下,把屁股朝天翘起来,我由你后面插,窄裙就不用怕被沾湿了嘛!」他轻鬆地把小青的屁股一推,就将她身子翻转为脸朝下,背朝上,俯趴在床的姿势。然后他令她耸高了臀,朝天拱翘起来,自己移身到小青身后,两手翻捲推起她的窄裙,一直裹上她的腰背,使她雪白如梨状的屁股,完全毫无掩地呈露了出来。   这景象,在旅馆房间里显得更加绮丽香豔了,不仅仅是对男的而言,就是对杨小青本人来说,这种姿势也是她特别会感到「性感」的。尤其是,自从她第一次和第一任「情人」用这样的姿势以来,每回她跪趴着承受男人由后面插入时,都会发现自己叫得特别大声,而且也会觉得那根捣进体内的阳具,总是特别硬大而深入,会令自己抑制不了地放声大叫了。   一点也不错,当男的挺着大肉棍,从她后面插进的剎那,小青就忍不住高声呼号着︰「啊!……啊~!……啊哦~啊!……宝贝!……我的……天哪!」但是杨小青此时的叫唤,都正是她这一生累积的「性饥渴」,在只有和「外遇」的男人上了床,才能释放出来的表现;也只有当她脸朝着床、屁股朝着男人翘起的时候,才会暂时忘掉羞耻般地、不要脸地高唤着︰「啊!……插……吧!……我的……宝贝!……你这样子……从后面戳我……会使我更觉得你……真的好大!……好大喔!……我真的是……爱死你的这根……大……棒子了!」   这时,男的才以问询的口气道︰「好大……什幺好大呀?……张太太……怎幺到现在,你又想不起该怎幺叫啦?……」小青知道男的要自己叫出那种话来,觉得既羞怯又难违,只好回首向后瞟着他叹道︰「宝贝!……人家……还是……还是好羞嘛!可你……你真的……好大!……你的……鸡巴……真的好大嘛!……」这样的解释引得男人笑了,对她调侃着︰「张太太!……我又不是问你谁大谁小,你嫌你先生的尺寸太小,也不下数十次,我们早已明白了。我要你叫的,也不过是你早告诉过我,在你心里面盼望、呼唤过千百遍的,这两个字嘛!」   小青的脸涨红了,羞得低下头,侧偏在枕上,但仍然还是翘高了白臀,在男人的眼下,像撒娇似地左右甩扭着,同时既羞惭却又极其媚蕩地呓道︰「哎哟!……宝贝!你……你干嘛这样促狭人嘛?……人家……不已经都……叫出来了吗?……宝贝!喔……宝贝!……我要你的……大……鸡巴嘛!……我……盼望、呼唤在心里……早已不止叫过千百遍了!……可是,宝贝!……在你面前叫,我还是……好……好会羞的嘛!……」   男人听她说羞,就大笑起来,用力将阳具朝小青的阴道深处一挺,插了到底,引得她尖声啼叫着︰「啊~!……天哪!!」他才大声令着︰「羞?……你还羞!你羞也得叫!……叫啊!叫出来给你自己听啊!」小青激动了起来,呜嚥着,愈来愈大声呼喊着︰「好嘛!……好嘛!宝贝……我叫,我叫就是了嘛!……我要……大鸡巴!……我要……大……鸡巴嘛!!……啊!!……啊!!……宝贝!……我!……我!……大肉棒……大鸡巴……我嘛!!」   男人的巨棒在小青阴道里,开始强而有力、长驱直入的抽插,每一挺都直捣进了她肉道深处,将那大龟头重重地撞到她子宫颈上,令她不得不尖啼着高昂的呼声,而又在阳具抽出时,急得大喊道︰「啊!……我!……大鸡巴……我啊!」   同时她阴道里的淫液,源源不断地狂洩着,被阳具掏了出来,淌到阴户外面,滴落到床单上,还有的,则顺着大腿内侧往她跪着的膝弯里流了下去……如此消魂的享受,难怪杨小青要尝到滋味就乐不思蜀了啊! Contents